文章内容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理论动态

社会体育指导员期待规范发展

                                                        来源:中国体育管理在线 www.chnsport.org.cn
     在十运会期间的全民健身活动展示中,各种健身项目的社会体育指导员成了最繁忙的人。他们要组织好队伍,指导队员们的动作做得更好,有的甚至亲自上阵为展示活动表演。如果要跟竞技体育做一个比较,他们就相当于教练,只不过他们带的队员都是普通的市民。

  记者发现,在全民健身事业日益红火和百姓健身需求愈发强烈的今天,社会体育指导员——这支开展群众体育工作的生力军迫切需要更规范的发展。

  质量赶不上数量

  自1994年国家颁布《社会体育指导员技术等级制度》以来,我国社会体育指导员队伍从无到有逐渐壮大。到2004年底,全国已有各级各类社会体育指导员43万多人,初步形成了以社会体育指导员为主体的群众体育工作队伍,在构建亲民便民利民的全民健身服务体系中发挥着群众体育活动组织的作用。

  “百姓们现在的健身热情很高,他们很需要社会体育指导员。”内蒙古兴安盟文体广电局群体科科长李玉凡向记者表示,“不过指导员的确是水平参差不齐。”她的话多多少少反映了基层社会体育指导员的现状。我国的社会体育指导员在城乡之间、各地区之间和不同级别、类型之间的发展还很不平衡,社会体育指导员的培养质量还不够高,一些获得称号的社会体育指导员实际发挥作用不足,形式主义多于实际作用,而一些没有称号的人也在为居民提供指导。

  1997年“全国群众体育现状调查”课题组对我国9个省、市、自治区的抽样调查中发现,在381个体育活动站点中,共有社会体育指导员1359人。然而其中获得等级称号的仅有15.80%,说明对居民提供直接指导服务的群体绝大部分没有经过培训,没有获得社会体育指导员等级称号。

  工作人群需扩展

  一提起社会体育指导员,大多数人的脑海中浮现出的一定是公园里、街道里那些白发的大爷大妈们,这种现象从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我国社会体育指导员人群的局限性。有这样一组数字也让我们从中看出了这个事实。有一项调查显示,不同职业的社会体育指导员提供指导服务的比例如下:离退休人员指导率最高为79.63%,商业系统职工为70%,教师为68%,工矿企业职工52.41%,各级体委干部33.33%,机关干部30.77%,街道干部12.50%。而在社会体育发展比较完善的日本,在抽样调查的文部省的社会体育指导员中,个体占29.4%、职员占23.6%、教师占21.5%、

公务员占15.8%、其它占9.7%,这不仅说明日本社会体育指导员具有较高的经济收入和社会地位,还说明了他们社会体育指导员人群分布的广泛性。

  另一方面,我国的整体氛围对社会体育指导员的关注不够。国家级社会体育指导员、当了十几年健美操教练如今成为南京市有名的小拉舞推广者的朱志敏就告诉记者,他们现在特别需要政府相关部门和媒体宣传的支持,希望得到社会的认可。从这个角度来说,这也直接造成了从事社会体育指导员工作的整体氛围不浓厚,社会体育指导员的社会认可度不高,从而限制了从事这项工作的人群的扩展。

  据了解,在日本,社会体育指导员被分为社区体育指导员、竞技体育指导员、商业体育指导员、体育活动计划指导员、少年体育指导员和休闲体育指导员等,不仅有分级而且有明确的分类,这样全面的分类使得指导员的指导工作具有更强的针对性和有效性。有关资料表明,日本社会体育指导员的指导率达98%以上。

  奖励制度要完善

  目前在我国,社会体育指导员可分为公益性和职业性,其中公益性的占了大多数。资料显示,在提供指导服务的社会体育指导员中,88.10%的为义务服务,只有11.90%的社会体育指导员是有偿服务。据了解,目前大多数在公园、街道等公共场所进行指导的社会体育指导员都是无偿的,他们的付出获得的多是精神方面的奖励,各省市甚至国家级的“荣誉社会体育指导员称号”,但却没有任何物质的奖励。来自内蒙古的基层群体工作者李玉凡表示,应该对这些指导员进行物质的奖励,来更好地激励他们开展工作。现在仍处于普及阶段的南京小拉舞的推广者朱志敏也认为,身为一名社会体育指导员,长期无偿地做下去也是不太现实的。

  社会体育指导员是关系到人的工作,也许只有精神、物质双重奖励齐抓共管,完善奖励制度,才能更好地促进这项事业的发展。发展全民健身事业,必须造就一支数量充足和良好素质的社会体育指导员队伍,要实现这一目标,对社会体育指导员的各项规范迫在眉睫。